温室大棚建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温室大棚建设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图白闲人免进贤人进劳德修正主义灰皮书与我-【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11:36 阅读: 来源:温室大棚建设厂家

众声·回音

<<<<

七月初收到郑异凡兄主编的《灰皮书:回忆与研究》,中旬又看到他在《上海书评》上讲灰皮书的文章,读后感慨良多。,但不知怎样能够搞到这些资料,一经打听,原来这些书的编译是绝对保密的,发行是内部严格控制的,一般读者包括专业学者无法问津。我费了很大的劲,才买到考茨基的《无产阶级专政》和伯恩施坦的《社会主义前提和社会民主党的任务》两本译著,据说此两人因为是第二国际的“老修”,已被列宁“批臭”,所以放宽了发行范围。记得有一次,教研室登记购买白劳德著《德黑兰:我们在战争与和平中的道路》一书,白劳德是原美国共产党总书记,二战期间,1943年底苏美英三国首脑会议发表《德黑兰宣言》后,他于次年4月发表该书,书中宣称,德黑兰会议标志着世界进入资本主义同社会主义“长期信任和合作的新时代”,呼吁苏美两国要超越制度和意识形态分歧,保持世世代代和平。接着,他宣布解散美共,成为当时轰动一时的重大事件。随后,美共主席福斯特又夺回党的领导权,重建美共,并宣布将白劳德开除出党。在国际共运中,白劳德被认为是当代修正主义的早期代表。听说可以内部购买这本“反面教材”,我高兴不已,很想一览其中奥秘。可是不久上面通知说这本书只有一定级别的党员干部才能购买和阅读,我被拒之门外。

这是我第一次与灰皮书的接触。灰皮书越是神秘,越是严控,越引起人们的好奇心。“文革”结束后,灰皮书逐渐开放,有时能在一些书店、旧书店找到几本,出于猎奇,也出于专业兴趣,凡能买到的我都买了下来,正如一位老同志所说,灰皮书无意中为人们“打开了一扇了解外部世界不同信息的窗口”。

1981年初,我应邀参加中央编译局在大连主办“罗莎·卢森堡学术思想研讨会”,那时,举办学术讨论会还刚刚起步,也是我首次参加全国性的学术会议,有机会结识许多位同行学者,包括编译局殷叙彝、李宗禹、郑异凡、李兴耕等学养高超的专家。会上印发了罗莎·卢森堡《俄国社会民主党的组织问题》一文,该文在国内首次翻译发表,文中对列宁建党初期重要著作《进一步,退两步》提出尖锐批评。长期以来我们理论工作者有个固有观念,即认为马、列著述中的观点都是不容置疑的,如今看到著名左派革命家曾与列宁发生过如此严重的分歧和争论,孰是孰非,引起与会者热议,也开启了人们解放思想、独立思考的闸门。

1979年,一位老同志找到我,他手里拿着一本托洛茨基自传《我的生平》英文版,对我说,这本书很有参考价值,但翻译出版尚有禁忌,希望我在大学里约请几位资深英语教师先翻译出来,出版另想办法。当时,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春风虽己吹拂神州大地,但乍暖还寒,由于托洛茨基这一人物政治上十分敏感,许多人不敢“触雷”,出版又未着落,我组织翻译这本书时颇受一些压力。幸亏新组建的华东师大出版社答应可以作为教学参考用书内部发行,我才壮了胆把这个任务承接下来。为了给翻译人员提供相关历史事件和人物的背景资料,我走遍上海各大图书馆试着寻找托洛茨基著作的中译本资料,以作参考,但遍寻无着。此时,上海人民出版社陈敬山同志陪我去访问出狱不久的中共早期党员、托派人士郑超麟先生,他在三十年代初在上海党中央工作期间曾翻译出版过这本书。郑先生告诉我们,你们找错了地方,托洛茨基的书不能到图书馆找,而要到公安局去找。据后来担任人民出版社总编辑的张惠卿同志回忆,建国初期公安部门曾有过一次全国统一的“肃托”行动,把在各地的“托派分子”一网打尽,上海最多也最集中,将保留在他们家中的托洛茨基著作全部收缴,六十年代因为编辑灰皮书的需要,中宣部派他专程到上海市公安局查找这批被没收的托洛茨基著作。

历史翻过新的一页,灰皮书可算是中国出版史上的奇葩。

周尚文

北京卵巢会早衰能治好吗

北京卵巢早衰得治疗方法

NK免疫细胞疗法的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