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室大棚建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温室大棚建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29:50 阅读: 来源:温室大棚建设厂家

陆锦轩一怔,隐约忆起,万年前,他去佛塔盗取佛骨舍利与璃相遇。

璃因为他背叛了佛祖,从晶盒里取出了佛骨舍利,致使佛骨舍利遗失,六界大乱,佛祖一气之下,将璃贬下凡尘,让璃尝尽世间的爱恨离别,却终得不到一个全心全意爱她的男人。

魅因自己害了璃,恳求佛祖让他化身为人,去人间陪伴璃。可魅毕竟是魔,要化身为人就得牺牲自己的魔身,这样他就会死。

佛祖答应魅,只要他找到璃并让璃爱上他,便能寻回魔身而不死。

可惜魅入世后一次次伤了璃,让璃一次次恨他,终因咒诅,身上的魔念被再次开启,魅恢复了魔力,可惜只有在月圆之夜才能恢复魔身。

而解开他咒诅唯一的粉法就是杀了璃,用璃的血来洗涤身上的咒诅。

李琝志没想到佛祖竟设了这么残忍的一个局,相爱又相残,眼前的两保最终只能留下其中一个。

魅瞧着泪流满面的璃,伸出五根利爪朝自己的心窝插去。

“不要!”璃大叫。

其实她是爱他的,早在他来佛塔盗取佛骨舍利之前,她已爱上他。

她记得,那个一袭白衣,站在菩提树下吹箫的男子,什么都不做,已将她全部的心思牵引。

那时的她眉目如画,墨发如瀑,五官精致如刀刻,一根长箫放在唇边轻吹,箫声清灵逍遥,不时招来百鸟齐鸣。

那样的画面让她移不开眼,只觉这样卓绝不凡,纤尘不染的男子,看着让她心动,何况他不经意间竟朝她望来,只稍悄悄一瞥,瞬间惊鸿,两人的目光不时在空中相遇。

璃羞得垂下水眸,两颊生起云霞。

这时璃的师兄莘跑来告诉璃,那样的男子千万不能爱,否则万劫不复,可璃不听,不但对魅动了情,还帮魅从晶盒里取出佛骨舍利。

莘阻止她。璃与莘打了起来,那佛骨舍利却悄然无声的不翼而踪。

莘不能原谅自己,跪在佛祖面前替璃求情。

佛祖留了璃一命将她贬下凡尘,而莘也随之入世,在人间辗转多年,终于让他找到了遗失的那颗佛骨舍利。

而那佛骨舍利便是韩黛。

入世后的佛骨舍利不甘平凡,几世后化身为人,却不想与璃成了姐妹。

璃因在贬下凡尘间时,被天雷伤了神骨,早已记不得之前的事,唯有莘是带着记忆入世,偏偏莘最终爱上了佛骨舍利的化身韩黛。

四人的恩怨纠结一起,在那个硝烟弥漫,军阀割据的混战年代,上演了一场场纠缠不清的爱恨离别。

佛骨舍利一晃,化身为一身白色羽衣的少女,那少女秀雅绝俗,一身的空灵之气,美目流盼,气若幽兰。

莲步款款,冲着三人莞尔一笑。

恰如美玉迎皓月,让人移不开眼。

“阿黛!”璃一眼认出是韩黛。

可惜佛骨舍利乃圣物,恢复记忆的它,再无为人时的七情六欲,有的只是一身的孑然清冷。

眸光淡淡如云似水,轻轻瞟向魅道:“魅!你可知罪!当年佛祖慈悲不忍杀你,将你囚于菩提之下,而你却想借用我之力逃逸,让璃为你背负了所有罪名!”

魅此时已是痛不欲生,将自己的心掏出来,高高举起。

那心鲜红欲滴,不时还在微微博动,缕缕血水顺着他的手缝滴落,在地上洼成一滩滩血渍。魅他将心递给璃:“吞了我的心,你便能重获神躯,不需再受苦!”

璃摇头:“不要!要死我们一起死,佛说众生平等!即便是魔,也有改过自新的机会!”

莘瞧着两人,不由暗叹,这两人分明对彼此都动了心,佛祖当初只许诺只要魅找到璃,并让璃爱上魅,便可让魅不死,却没说璃会死。

这样的结局对两人来说,都不好抉择,失了谁,另一方都不会好过。

如今魅取了自己的心救璃,这份感动让莘瞧着心疼。

而莘又何尝不是对佛骨舍利动了情,可惜,她再也记不得他。

璃没有收下魅的心,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两人越来越虚弱,却攥着彼此的手不分开,临死前,魅对璃说,他是爱她的,远比她爱他还要早,还要多。

可是璃再也听不见。魂魄一点点在魅面前支离,最后化成漫天的尘土。

莘带着佛骨舍利回到佛界,跪于佛祖跟前,将佛骨舍利交于佛祖,并把魅与璃的事告诉佛祖。佛祖颔首一笑:“一念成魔,一念成佛,善恶之间,宿世因果。”

说时指尘一弹,脚下莲花朵朵,不时莲香四溢。

那层层莲瓣瞬间顿开,一朵白莲里坐着个眉清目秀的童子。

那童子面如傅粉三分白,唇若涂朱,眉心一轮红日,双眸紧阖,两手合十,正盘坐于白莲中,恰如哪吒重生。

莘觉得这童子有些面熟,细一看,正是缩小版的魅。

原来魅的原身是朵白莲花。

不觉替魅高兴,可又想想魅与璃相携而死,如今魅重生了,那璃又在何处?

正说着,从那层层莲叶里走出一个绿衣袅袅的女子,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璃。

只见那绿衣女子,素手纤纤,将那朵白莲采了去。

莘瞧着眼前的一幕,料想,原来这才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不时替两人高兴。

莘还有很多疑问要问佛祖,抬首时佛祖已不在

后来莘在尘世镜中看到,魅与璃又走到了一起,那是在莘化身为晶盒以后的事了。

莘因为放不下佛骨舍利,便经身为晶盒日日夜夜陪着她。

韩欢妍将文件搁在陆锦轩的办公桌上,见他头也不抬,不由撅起嘴,刚想走,却被陆锦轩唤了住:“晚上有没有空,一起吃饭!”

韩欢妍呆愣了住。

她的老板是在间接地暗示想追求她吗?

不免有些惊喜,却还是故着面子,开口拒绝说:“今天晚上不行,我约了小林了!”

陆锦轩见她说话地嘴角明显勾了勾,知她在寻借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攥住她的一只手说:“给我个机会!上次的事让我补偿你!”

韩欢妍细一想,上回在拍卖场晕倒后,竟是什么都不记得,唯一记得的是,醒来时她躺在陆锦轩的床上,而陆锦轩衣衫不整的直说她非礼了他,占了他便宜,要她负责。

韩欢妍真是毁了三观。

想自己不会是做了场春梦,糊里糊涂地将陆锦轩这位大老板吃干抹净了吧!

这番一想,吓了一跳。

什么时她变得这么彪悍了!

韩欢妍的思绪游走于九霄云外,待回神,人已在陆锦轩怀中。

她不甘心地挣了挣,却没能挣开。眼前人的力气明显比她要大得多,她开始怀疑,到底是谁吃了谁?

直到两人的洞房花烛夜,在他进入她的那刻,那股钻心的刺痛才让她明白,她果真被他坑了。

气得用手捶打他:“你怎么可以这般卑鄙无耻呢!”

他含着她的一只细嫩耳珠说:“若不卑鄙无耻,何时才能把你拐到手!”

“陆锦轩你好混蛋!”

“嗯!只要你喜欢,混蛋就混蛋!”陆锦轩笑得比狐狸还得意。

韩欢妍对着那张比铜墙还要厚上三寸的俊脸,狠狠掐上一把。

---- 作者寄语:好吧这个故事就到这里了,本来是想写长些的,因为看得人实在太少,就省了许多,明天开始新故事哈!

天津镀锌小口径扇形管热镀锌带扇型管厂家

养殖区饲料运输车全自动洗消系统

冷却塔生产厂家清远工业制冷设备安装

疏水白炭黑高吸油值生产橡胶防老剂用白炭黑批发价格

头条潜江优质PE打孔管厂家

小型拉臂车甘肃省环卫挂桶车

代理菏泽大口径聚乙烯塑钢缠绕管厂家

基坑支护液压湿喷机车载式液压双喷头湿喷机

东莞长安马达回收多少钱

芜湖100口径玻璃钢穿线管性能稳定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