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室大棚建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温室大棚建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油价暴跌夺走煤化工利润兖矿煤制油或成陷阱1-【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0:14:51 阅读: 来源:温室大棚建设厂家

油价暴跌夺走煤化工利润 兖矿煤制油或成陷阱

12月12日,国内成品油价格如期迎来“十连跌”。锐财经行业分析师刘江远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这对于兖矿集团来说或许是个坏消息。”

刘江远最近正在对煤制油项目进行调研,对于9月23日获国家发改委批准并正式出文的兖矿集团百万吨煤制油项目,他的评价是“有点悬”。

“兖矿集团这次是把宝押在了一个充满争议的项目上。”刘江远说,一方面油价跌四成造成万亿煤化工面临零利润,一方面煤制油项目不可预期的污染问题,稍有不慎都会让这个投资逾千亿元的项目搁浅。

“1号”工程

兖矿集团对于这个争取了8年之久才落地的项目空前关注。

“这是兖矿的1号工程,未来发展的重要支点。”去年7月出任兖矿集团董事长的张新文的态度是,“以决战姿态,举全集团之力,高质高效地抓好煤液化项目各项工作,必须集中最优的人才、各种资源、最强的队伍,确保成功开车试车和按期投产。”

兖矿集团煤制油项目位于陕西榆林。2011年,兖矿集团、兖州煤业(12.11,0.14,1.17%)、延长石油分别出资50%、25%、25%共同组建陕西未来能源化工有限公司(下称未来能源)。今年8月30日,《兖矿集团发展战略纲要(2014年—2025年)》发布,煤制油再次被提高到无以复加的最高位置。陕蒙基地升格为未来十年兖矿的战略“重心”之地,把“确保煤制油规模发展”视为“三件大事”之一。

根据“三步走”战略构想,兖矿煤制油在未来十年会得到重大发展,2015年煤制油项目形成100万吨产能规模,煤化工产品产量达到750万吨,到2020年煤制油产能达到300万吨、力争500万吨,煤化工产品产能1000万吨,远期目标煤制油产量达到1000万吨。

“长期来看,原油期货价格维持在80美元/桶以上的可能性非常大,中国原油紧缺是长期的,不可逆转。”张新文表示,如果规划合理,煤化工产业还是有利可图的。

“全公司能源明年的目标是力争实现6亿元的利润。”兖矿集团副总经理、未来能源总经理孙启文表示,根据煤化工行业的规律,力争煤液化项目试车第一年不亏损,生产出30万吨的油品,如果能顺利产出30万吨油品,还能实现2亿元的利润,2016年其油品的产量力争提高到80万至90万吨。

对于这个耗资或许要达到1000亿元的榆林煤制油项目,孙启文预计,内部收益率将达到12%,十年左右就能收回千亿投资。基于此,兖矿集团表示,十年之后力争回归行业前5强。

押宝煤制油背后

对于兖矿集团押宝煤制油的原因,刘江远认为最根本的问题除了煤炭价格下跌外,还有一个原因是煤炭资源。

“煤制油对于兖矿集团的重要性一般人可能不会太了解。”兖矿集团的解释是,“因为集团总部所在地山东地区煤炭资源匮乏,使得兖矿必须向外转移,而煤制油可将煤炭就地转化从而解决资源的问题。”

“煤炭价格持续下跌让形势变得更为严峻。”张新文说,按照他最初节流设想,2013年兖矿需要压缩成本50亿元,2014年再压缩50亿元,但仍无法扭转颓势,突破口必须尽快找到。

去年履新兖矿集团的张新文,实际上接下来的是个“烂摊子”。一个数据是,兖矿集团的负债规模已经达到惊人的1383.8亿元,转型升级挑战重重。

兖矿集团《2013年年度报告》数据显示,2013年兖矿营业收入1013亿元,净利润-43.78亿元。作为山东龙头煤企,其业绩并不如意。而神华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13年财务报告》显示,神华2013年营业收入3639.69亿元,净利润619.74亿元。

张新文坦承,在煤炭“黄金十年”期间,该公司发展战略落后而致其发展落后,在行业的位次不断下滑。从2000年到2013年,兖矿煤炭产量、营业收入由行业第2位分别下滑至第10位和第16位。

更严峻的是,由于兖矿榆林项目几经停滞,财务成本几乎消耗了全部前期投资。

在严峻的形势面前,张新文上任后,立即实施“瘦身”行动,仅总部机关就从58个部门、1200多人,减少到15个部门、216人。另外,自2013年5月以来,兖矿集团高管普遍降薪50%、中层普遍降薪20%、一线工人工资不变,但是奖金全部取消;从2014年年初至今,减薪计划已经实施三次。

不过,一位煤炭行业分析师看来,兖矿集团煤制油相关项目的推进旷日持久,并且需要不断的资金注入,将继续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

生态难题待解

对于兖矿集团来说,已经上马的煤制油项目接下来或许要面对一个更大的难题:“高能耗、高水耗、高污染”。

刘江远告诉本报记者,煤化工产业以煤为原料,经化学加工使煤转化为气、油、甲醇、烯烃等产品,属于高能耗、高水耗、高污染的"三高"行业,其争议一直没有间断。

中国工程院金涌院士的解释是,将固体燃料变成气体和液体燃料并不具备经济性,而且水资源合理利用将是煤化工产业发展的生命线。

一个佐证是,神华集团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8.94,0.02,0.22%)的煤制油项目,过度抽取地下水,导致该处的农牧地区水位下降近百米,更有违法偷排超标污水。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刘江远了解到的信息是,根据中国工程院推算,到2020年,国内将新增7000多万吨石油消费,如果全用煤制油解决,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再增加4亿吨左右,环境与舆论压力将会较大。同时,煤制油是规模化建设,会对局部地区产生较大影响。

让业内人士感到担忧的是,目前内蒙古、陕西等地的煤化工项目,大部分采用与农业用水置换的方式来发展煤化工。而1吨煤制油约消耗10—15吨水、5吨煤,是石油化工项目用水量的3—5倍。

随之而来的是污染问题。有公开报道称,大唐克旗煤制气项目自2013年12月投产以来,当地居民就持续受到空气污染的困扰:“煤气废质四处蔓延,人的生存和牧业牲畜发展受到严重威胁。”

“未来生态环境成本,是兖矿集团推进煤制油项目的一个难题。”刘江远说。

淮南订做工服

张家口西服定做

天水职业装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