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室大棚建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温室大棚建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零售O2O案例上品折扣重视商品和服务

发布时间:2020-02-14 08:03:38 阅读: 来源:温室大棚建设厂家

[ 导读 ] 前不久上品折扣在杭州建立微信O2O店,上品折扣负责人认为零售商能不能做好O2O主要看企业的能力、魄力和全局规划力,敢不敢在自己身上动刀子;靠促销支持不是一个常态,零售业做好O2O更主要的还是靠商品、靠服务去吸引客流。 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发酵酝酿,O2O(线上到线下)在零售业并不陌生。2014年,各路商家纷纷试水O2O。

此前,中国商报曾推出过零售业O2O的系列报道,整体而言,在实体零售业的众多应用中,截至目前O2O仍是技术逻辑的产品化、场景化,商品和服务层面的突破创新少之又少。

不过,4月25日全国首家微信O2O概念店的落地又将镁光灯再一次聚焦在了零售业的O2O上。据了解,这家微信O2O概念店位于杭州下沙区,由上品折扣打造。该公司希望以此打通线上线下,建立一套全渠道服务体系。作为首家微信O2O概念店,上品折扣杭州店对零售业有什么意义?为此,日前中国商报记者专访了上品折扣首席信息官王会娣。

商品信息不标准成O2O绊脚石

中国商报:您认为零售商与品牌商相比,做O2O有哪些难点?

王会娣:零售商与品牌商相比,后者做O2O要容易些,但是品牌商的问题在于,做O2O更多的是管理层面、商业层面以及体制机制层面的问题。

对于零售商而言,SKU(商品品类)动辄百万级,不仅比有几千个SKU的大品牌商高得多,还面临货品不在自己手里的无奈。而零售商做O2O,离不开管理级庞大的SKU,这不仅会面临高额成本,也不是企业想管理就能轻易管理起来的,供应商不一定愿意把商品信息数据提供给你。

这就意味着,在零售商层面,做O2O的难点会比品牌商多很多,能不能做好主要看企业的能力、魄力和全局规划力,敢不敢在自己身上动刀子。

中国商报:您刚才提到如果零售企业想要管理SKU,供应商不一定会提供商品信息数据,这是为什么?

王会娣:供应商的数据,拿占百货商场零售额较高的服装服饰来举例说,是非常不标准的。我们都知道,在超市里,你随便拿起一个东西扫一扫,产品的描述就会出来。而要是在百货商场里买衣服,你拿起来扫,是一件也扫不出来的。因为,服装服饰的条码都是人家的内码,是品牌商自己形成的,你要想把所有服装服饰的条码转变成你自己的条码,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大的工作量。

上品折扣的这项工作也是通过好几年的积累才有现在的成效。这些年我们积累了一些经验,包括怎么和供应商谈,要输入哪些数据等。所以说,其他零售企业要是从现在开始做,要供应商提供商品的信息数据,没有几年肯定是完不成的,这期间还要经历很长的痛苦期,毕竟你没有经验,只能慢慢摸索。

中国商报:服装服饰条码既然差异那么大,上品折扣是如何统一的?

王会娣:每家服装企业的服装规格、色码、尺码等采用的都是企业标准,没有统一标准可寻。我们之所以能整合起来,主要是上品折扣形成了一套统一的、标准化的规则,供应商按照这个标准提供就可以了。

中国商报:天猫商城、京东商城上的服装服饰都有价格、尺码的介绍图,看上去并不难,为何商品信息不标准会成为传统零售业O2O的绊脚石?

王会娣:你是天猫的消费者不是天猫的商家,所以觉得不难;你要是和天猫做生意的话,就会发现你必须按照他们的体系要求一步一步地录入,涉及到图片、文字描述等方方面面信息,少了一个天猫都不会让你做生意。这个过程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大家都一样,必须做,要不然没有数据怎么做O2O。

拿我们举例说,如果供应商不提供商品信息,那就意味着进不了我们的系统,也就是说卖不了货。因为我们打造O2O全渠道零售体系后,所有的数据、开票都要通过平板电脑来进行。

中国商报:那么,在数据积累方面经验丰富的天猫商城、京东商城等电商,相对于传统零售企业而言推进O2O是不是会更容易些?

王会娣:对于电商而言,线上数据不是问题,可是线下数据依然是问题。在线上方面,天猫可以说,你不提供商品信息我就不让你卖,这个逻辑在线下却行不通,因为对方不一定非要依靠你,你要和线下的商家谈,让商家愿意把商品信息放进去,这就会涉及方方面面的许多细节。

其实,现在已经有一些成功的天猫商家走到了线下,在线下开出了实体店。但对于天猫而言,要想把所有的线下零售商都装进O2O,由阿里巴巴提供解决方案,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打造O2O要舍得投入

中国商报:作为百货折扣连锁店,北京是上品折扣的大本营,共有10家门店,为何这次上品折扣会将首家微信O2O概念店放在从没进入过的杭州?

王会娣:首先声明一点,公司不是为了开微信概念店才选址杭州的。事实上,在我们的计划中,公司早已决定今年4月要在杭州开店。后来,与微信的合作要落地,北京的中关村店以及来广营店我们都曾考虑过,例如测试就是在来广营店做的,但反复论证后还是决定放在杭州更适合。

主要考虑是,杭州店是一家新店,很多细节上的东西能够给消费者更好的体验。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门店,O2O概念店要加入更多的体验元素,为此不可避免地要在装修上下一番功夫,动动货架,弄弄软装,还会加入一些互动的环节,例如怎么玩游戏等,这些在杭州店比较容易实现。如果是改造老店的话,无疑会因装修而影响客流,为此公司就没有选择将北京的门店作为试点。

中国商报:开O2O概念店与以前所开的门店相比,成本是不是高了很多?

王会娣:成本确实高了一些。为了增强体验互动感,杭州这家店花20多万安装了一个LED大屏幕。另外,门店覆盖了WIFI,别看杭州店的营业面积还不到1万平方米,每年所需的WIFI费用就需要十多万元,要算上带宽费用的话,十多万元都打不住。如果人流多,未来带宽无疑还得继续加,因为肯定有消费者是来店里蹭网看电影、玩游戏的,你不可能不允许,因为这是体验店的一个组成部分。

不过,我们会做些一些限制条件,否则增加多少也不管用。再有,就是导购销售所需终端平板电脑的成本,目前杭州店用的都是上品折扣专门定制的平板电脑,一台至少需要一千元,杭州店是导购人手一个。未来在其他门店试验,即便一个柜台一个至少也需要300个左右。

中国商报:打通O2O实现线上线下的全渠道融合,不少零售企业都在做,但最终成功落地的却少之又少,您认为投入大成本高会是主要因素吗?

王会娣:大家都知道当前零售业的日子并不好过,虽然大家都在说O2O,但真正形成成功可复制模式的还没有。此时花大力、花高成本去做O2O本身就是对团队魄力、把握市场脉搏能力的一种考验。

本质还是靠商品去吸引客流

中国商报:据了解,在推进O2O的进程中,腾讯给很多品牌商都提供了大力支持,例如在4月的腾讯微购物发现之旅的活动中,腾讯给予的是微信扫码购物,立减50元到1000元不等的现金,100%中奖,不设上限等,作为首家微信O2O概念店,腾讯给您们都提供了哪些支持?

王会娣:实际上,腾讯给我们的支持还是很大的,包括购物车的界面怎么设计,采取什么样的风格消费者更容易接受,哪些按钮可以减掉等这些关于用户体验方面的工作,腾讯都给予了指导。当然在营销方面也有一些支持,比如一分钱扫可乐的活动,就是腾讯提供的。

不过,不管是腾讯还是我们,都认为靠促销支持不是一个常态,零售业做好O2O更主要的还是靠商品、靠服务去吸引客流。

中国商报:在与腾讯谈判的过程中,双方谁做的让步更多些?

王会娣:其实,也没有什么让步。对于双方合作的事情,双方领导都是非常赞同的。自去年12月上品折扣成为第一家微信支付的百货公司后,我们就开始在谈深度合作,双方秉持的目标都是把O2O做好,在业内树立起标杆。

中国商报:众所周知,门店的展示面积有限,难以囊括所有商品,您认为有了O2O模式后能增加零售业的商品丰富度吗?

王会娣:在我们上品折扣,现在是所有商品都进入到了系统中,消费者可以通过微搜索的功能将想要的商品搜索出来。但是杭州的消费者还是看不了北京的货,这是我们主动限制的结果,因为我们想要做的是本地生活化的O2O,地域色彩稍微浓厚些。希望能够让消费者在家上上网,然后下楼去门店逛逛,解决日常生活所需。

中国商报:有在杭州店体验的消费者反映,曾遇到过在微信订单成功,但是到店后发现没有这个订单,造成的原因是微信与上品折扣是两套订单系统,后台没有完全同步好,并且现场操作流程也颇为复杂,对此您怎么看?

王会娣:实际上,我们的后台与微信是连在一起的,如果没有连到一起怎么能生成商品的二维码。出现上述情况的原因在于,杭州是一个新店,导购对操作流程还不熟悉。

至于说为何不能直接扫码,而是需要导购拿着平板电脑去微信界面找,主要考虑是,将条码打印出来让消费者扫,太费导购的时间。与其让导购在那儿贴二维码还不如让导购多观察顾客呢。反正,二维码通过平板电脑也能生成,消费者扫描后可以现场支付,也可以保留回家支付。

深圳筹划税务如何合理避税

中山筹划税务公司

深圳工商税务官网

外资设立